写在九一八:一个理性的小故事

 

话说有这么一户人家。祖上也是富过的,院子很大,家里住了很多口人。祖上为了守住这份家业,修了一道墙。 古时候有强盗翻墙进来把这家的主人杀了,然后把兄弟姐妹也杀了不少。多亏这户人家人口众多,没被杀光。不就这户人家缓过劲来,把强盗的子孙赶跑了。

祖上修的墙外是一片荒地,里面住着一户野人。这日,这户人家兄弟几个自己打起来了。野人趁大家注意力分散,一下子跳过墙进来把兄弟几个都给打趴下。从此野人当了这户人家的主人。当然了,这个时候墙外面野人住的荒地也就自然而然地划归这户管。

又过了些年,邻居有一小户人家跟外人学了武功,出手非凡。先是把另外一个更小户的邻居的家产人口给霸占了,然后又过来把这大户人家的主人,也就是野人的后代打了一顿。大户人家的子孙一看,这平常挺凶的野人后代不过如此,于是就有一个子孙跑去跟学会武功的人家求援。学会武功的人家说,我凭啥帮你啊?这子孙一指外面野人的荒地,说看到那片地了没有?现在虽然荒着,但是里面猎物多着呢。如果你帮我赶跑野人子孙,那片地就归你家了。会武功的人家一看这个不错,于是就借给来求援的人200大洋,并且暗中帮助大户人家的子孙造反。有一天这些子孙终于造反成功,把野人子孙赶跑了。但是,他们赶跑了野人,自己就先忙着分家,并且打得不可开交。有一个弟兄跑到墙外的荒地自立为王。会武功的人家一看急了,说这地不是说好了给我的么?你们怎么说话地算数的不能?于是过去一脚把那个占地为王的踹开。

这就是918.

用科学的方法比较朱令事件的各种可能性

朱令事件已经过去将近20年。所有的物证随着时间的流逝大概已经不复存在。人证,因为各种原因,还没有站出来说明真相。网络上的各种猜测扑朔迷离,令人难以分辨真伪。有很多网友认为是朱令的舍友投毒,特别是有机会接触毒源,也有投毒动机和投毒作案机会的孙维(孙释颜)。 也有网友认为是努力帮助朱令寻找病因的贝志诚。还有网友推断是朱令家的什么仇人,先是暗杀了朱令的姐姐吴今,然后又因为朱令调查姐姐身亡的原因而不得不斩草除根投毒暗杀朱令。各种说法都有自己的理由,和大量的支持者。同时,也都无法被证明是错误的(无法证伪)。 所以,至今各种说法的支持者仍然在争吵不休。本文就是力图从科学上,另外一个角度做出一种判断。虽然这个判断不是100%的把握,但是根据科学发展史的经验,大概有80~90% 的把握是正确的。

在科学研究上,如果有某个现象有多种解释,而一时又找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其中任何一种解释是正确的,同时也无法找到证据证明那种解释是错误的进而淘汰之,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最简单直接明了的那种解释,就是正确的解释。这个原则叫做KISS,也就是英文Keep It Simple, Stupid的首字母缩写。下面我举一个科学发展史上大家都知道的例子来说明这个原则。

大家知道,最初人类的宇宙观,是以地球为中心的。古希腊的时候,已经知道地球是个球体。当时的科学家,认为宇宙是以地球为中心的一层一层的同心球面。各种天体,比如太阳,月亮,星星,流星彗星啥的,都是在不同的层面上面运行。这个理论,解释绝大部分的星星的运行轨迹是可靠正确的。但是,人们发现,有一类星星就无法解释。这就是那五大行星(当时不知道天王星,海王星的存在)。 这些行星在一年之中,可以先往一个方向运行,然后减速,倒退逆行,然后再减速,再继续按原来的方向运行。这种奇怪的举动,当时没有任何一个理论能完美解释。大家都很迷惑。

于是我们第一位主角托勒密同志就上台了。说到托勒密,先八卦一下。有些人可能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错,那位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的姓也是托勒密。这位科学家托勒密是克里奥佩特拉女王的一个旁系后人。这托勒密家族,在埃及可是响当当滴。科学家托勒密,可以说是一位落魄的太子党,红N代。他的远祖,是大名鼎鼎的托勒密.叟台。没听说过此人?亚历山大大帝听说过吗?这亚历山大,建立了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不到32岁就一命呜呼(据说得的可能是艾滋病)。 天妒英才啊。亚历山大同志是一位双性恋,男女通吃。有一天,亚历山大检阅部队,看到军列中有一位美男子体格极为健美,眉清目秀,大为惊讶,心说,我靠,我军居然有如此绝世美男?于是,亚历山大让这位美男子作自己的贴身保镖。白天在帐篷外面站岗,夜里在龙床上面站岗。这位被宠幸的美男子,就是托勒密.叟台。亚历山大酗酒纵欲,不到32岁就得急病暴毙。亚历山大一死,他手下的几位将军就开始抢地盘。托勒密同志手疾眼快,先抢占了最繁荣富饶的埃及,建立了泛希腊时代的埃及帝国,当了开国国君。 从面首到国君,媳妇熬成婆啊,终于可以跟女性的嫔妃睡觉了。这样这埃及帝国就一代代传下来,直到克里奥佩特拉。当时克里奥佩特拉她爹把王位传给了克里奥佩特拉和她弟弟姊弟两个。没想到,她弟弟一上来就独占王位,把克里奥佩特拉给边缘化了。无奈中,克里奥佩特拉就勾结外国势力,跟东征的罗马独裁者凯撒(正在追杀政敌庞贝)搞到了一起,还给凯撒生了个儿子。凯撒自然过来就把克里奥佩特拉的弟弟给废了,让克里奥佩特拉当了埃及艳后。公元前44年三月十五日,凯撒在罗马参议院被刺杀。克里奥佩特拉带着凯撒的儿子(叫小凯撒)逃回亚历山大,继续当埃及王。罗马之后一直动荡内战。克里奥佩特拉意识到,还是需要找一位靠山。于是就挑了凯撒最信任的副将马克安东尼,一下子就干柴烈火混到一起,还生了两个女儿。马克安东尼跟屋大维最终闹翻,打了起来。在actium海战中,安东尼和克里奥佩特拉的联军被打败,这二位逃回亚历山大。安东尼后来在屋大维攻破亚历山大的时候自杀,而克里奥佩特拉先是被屋大维俘虏,后来把一只毒蛇偷运进自己的寝室用毒蛇自杀(根据埃及神话,被毒蛇咬死的人会获得永生)。 屋大维把埃及整个国家变成了他的私有财产,同时所有的托勒密后人都变成了无产阶级。

离题千里之后,回到主题。这托勒密科学家有这么辉煌的祖上,大概继承了聪明的头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对于行星的不规则运行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 这个理论就是假定这些主要天体不是在围绕地球中心的简单圆周轨道上,而是在此基础上又有自己运动的“小圈”。 所以,在地球上看,这些天体的运动是简单圆周运动和小圈运动的叠加。 这样就解释了行星的逆行等反常现象。见下图

从地球(T处)看,行星(S)的运动是以O为圆心的圆周运动和以P为圆心的小圈圆周运动的叠加。 小圈运动的圆心P是在以地球中心T为圆心的一个圆周上面。

托勒密同志的这一伟大发现,很容易就解释了行星的反常运动,而且跟基督教的地球中心教义吻合。所以,在之后的一千多年里面,都是教廷批准的标准理论。后来的天文观测发现,这个简单模型也不能精确地解释行星运动。但是,如果在小圈上面加上更小的小圈,就会大大提高精度。实际上,小圈加得越多,结果越精确。用这个理论,可以精确预测在未来某时某刻的各大行星的精确位置。到了近代,数学家们发现,原来这个就是傅立叶变换。这是后话。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哥白尼在临死前发表了日心说。当时在书的附页上有哥白尼的声明,说的是哥白尼觉得这种理论也可以用来解释行星和天体的运行轨迹,但是不见得是正确的理论。言下之意就是,我觉得这样说也行,不见得对,你们别找我麻烦好吗,让我好好安息。哥白尼知道,日心说虽然看起来简单,明了,但是如果论精度,远远不如托勒密的模型,特别是修改过后加了众多小圈套小圈的模型。 哥白尼之所以喜欢日心说,是因为哥白尼是很虔诚的牧师。他认为,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应该是简单,和谐,完美的。日心说就很简单,和谐,完美(除去不太精确)。 而托勒密的模型,小圈套小圈,中间还有更小的小圈。小圈无止境,小圈何其多?上帝看着这个模型都眼晕。 不久之后,开普勒利用第古留下来的海量天文观测数据,提出日心说中的正圆轨道不对,应该是略微的椭圆轨道。这样,日心说的行星运行轨迹就变得非常精确,精度跟托勒密的小圈模型不相上下了。这个时候,人们开始逐渐接受日心说,虽然两种不同的理论跟实践检测的结果都差不多,但是日心说简单太多了,非常容易被人们理解接受。

很多年又过去了。更多的观测结果冒了出来,支持日心说的越来越多。最后,日心说得到了科学届的认同,甚至得到了宗教界的认同。而托勒密的模型终于完成了历史任务,退休了。

讲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大家思考一下,朱令事件的各种理论中,哪一种最简单, 最直接,最符合逻辑(少绕弯子)。 那么这种理论八成就是正确的。让我再说一遍:KEEP IT SIMPLE, STUPID!

朱令案某些人脏水泼向贝志诚或其它外人的致命逻辑漏洞

 

之前看到有种说法,说嫌疑最大的是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诚。根据这种说法,这位贝勒同志因为高中追求朱令不成, 由爱生恨。后来听说朱令在清华有新的男友了,心中一狠,就干脆得不到也不让他人得到。于是,就送了一些礼物给朱令。在这些礼物里面加了铊盐。在朱令发病后,贝勒故意卖力地四处替朱令找病因,还搞了一个互联网求助,声势浩浩荡荡。全地球人都知道贝勒是个不折不扣的为人民服务的好人,但是没人想到他就是那个下毒的凶手。更有甚者,贝屡次暗示孙维实验用到铊盐,又是一个宿舍的。这样,贝成功地把脏水泼到孙维身上,自己则悠然自得地作壁上观,让一个无辜的女孩背负骂名。

哇!好精彩啊!看上面的故事简直够拍好莱坞大片了!贝勒爷深谋远虑,杀人于无形之中,然后成功嫁祸他人,自己却成了英雄。太感人了!贝是个人才啊!大概几千年出一个的那种算不上,几百年出一个的能排上吧?

可是,这种说法精彩归精彩,有一个致命的逻辑漏洞。这个漏洞是什么呢?就是一个隐含前提。下毒的人,不论是贝勒,还是另有他人,下毒之前他们都必须知道一个信息。这个信息就是,朱令身边的人,最好是她的舍友,试验中会用到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堂而皇之地嫁祸此人。否则,如果查出来朱令是被人下了铊盐(贝勒可是跑前跑后提供了重要线索,才能使协和的那帮蠢货确诊朱令为铊中毒),那么公安一定会查这铊盐从何而来啊。公安不是吃素滴。如果朱令身边的人都没有接触铊盐(其实铊盐没有那么常见),那么就要查外面的源头。看看朱令最近都收到过什么礼物啊?见过什么人啊?在哪里被人请客吃饭啊等等。朱令宿舍的室友,一定也会很迫切地帮助公安提供各种线索。因为如果如此,第一她们是无辜的,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们也应该很惊恐。宿舍里面的人被剧毒药物毒倒了,难道不是这帮20岁年轻女孩应该惊恐的吗?

那么我们就要看贝勒或者其他什么人会不会事先得知孙维在用铊盐。按照贝勒的说法,他高中毕业之后一直没有见过朱令,直到朱令病发。这是他在电视台采访说的,应该不会有假。否则那帮朱令宿舍的女孩早就出来攻击了。而且,朱令在女生本来就不多的清华,应该是很招眼的。如果哪天在路上被众猥琐男看见跟某年轻外校男生一起走,我估计当天晚上就传遍了男生宿舍楼。无数猥琐男会为此失眠。 所以,根据逻辑推断,贝勒说的没见朱令是真的。连朱令都没见,那么贝勒跟孙维的交集就更不可能了。孙维做什么实验,朱令都不知道,这贝勒就能知道了?这不是人,简直就是上帝嘛! 再说,即使贝勒是朱令的OFFICIAL男友,一般同宿舍的女孩见到了都会有些避嫌,更不会说“小贝啊,知道吗我现在正在做铊盐的实验呢!用0.1摩尔每升的溶液”。 把实验原材料告诉舍友的男友?有病吧?

所以,无论是贝勒还是其它什么隐藏在暗处的人,都不会知道孙维在用铊盐。不知道这个,嫁祸孙维说就谈不上了。简单逻辑哈。大家看看有没有道理。传这个说法的人大概没有什么脑子。好剧本是好剧本,不过也就是拍成虚构的戏可以。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滴。

屁为什么是臭的

屁为什么是臭的?

首先,要定义“臭”这个概念。很多人喜欢以人类为中心。人类不喜欢的气味就是臭的。其实,也许人闻着臭,某些动物比如屎壳郎,植物闻着就香。所以,臭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这个是“相对论”。

屁为何人闻着臭呢?先看看屁是如何产生的。其实,屁的绝大部分成分,是经过嘴吞进去的空气,在消化道里面转了一圈再排出来。所以,主要成分是不臭的。引起屁的臭味的,都是消化道里面的细菌和食物残渣的代谢产物。有文盲说屁的主要成分是甲烷。那是食草动物肠道里面细菌分解纤维素的时候产生的。食肉动物和人类这种杂食动物屁里面没有甲烷(如果有,是一种病,可以遗传的代谢病)。 而且,甲烷是瓦斯的主要成分,无色无味。之前煤矿里面瓦斯总是爆炸,如果人能闻到瓦斯的味道,估计也不会死那么多人。

人类的屁的臭味,主要是硫化氢和硫醇的味道。硫化氢闻起来像臭鸡蛋,硫醇闻起来像烂洋葱。都很臭。另外还有一些氮化物,虽然没有硫化物臭,但是可以帮助硫化物增臭。有无知者说人的屁里面没有硫化氢,估计他要么是文盲,要么是牲口。牲口的屁里面基本没有硫化氢,因为牲口吃的草料里面蛋白质含量比较低。硫化物是蛋白质降解的产物。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里面有一种叫做蛋氨酸,或者叫甲硫氨酸,虽然在蛋白质里面含量不多,但是每个蛋白质里面都有,因为信使RNA翻译成蛋白质的时候总是甲硫氨酸是第一个,是开始信号。 意思是START FROM HERE。

独裁

什么是独裁?很多人认为,独裁是指一个人做决定。其实这不准确。独裁的定义是指,一个人或者一小群人做决定,而且这个特殊群体或个人无法被人民以合法程序赶下台。以这个定义,中共政治局就是独裁的小群体。 之前的毛,更是一个大独裁者。有人会说,那么说美国政局其实也是一小群人做决定,那么也是独裁。这就不对了。首先,美国作决定的这一小群人,总统和他的智囊们,要受国会和最高法院的制约。比如,欧巴马要加税,就得先过国会这一关。如果美国真的是独裁,那么税估计已经涨过好几次了。其次,美国人民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把执政集团赶下台。如果总统做了错事,下次不选他,或者不选他这个政党就可以了。这个在独裁国家是绝对办不到的。在独裁国家,如果遇到一个坏统治者,或者坏统治集团,人民没有合法手段把他或者他们赶下台。唯一的办法就是等这个独裁者死掉(就像毛这种情况)或者等统治集团内斗瓦解(前苏联),或者通过革命流血推翻这个统治集团(太多例子了)。林搞的571纲要,其实是当时中国统治集团(除掉毛的最左派)的一个共识。邓后来的改革开放,很多就是借鉴这个571纲要。如果中国共产党能民主,林也没有必要搞政变暗杀毛。 毛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法律在毛的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幌子。毛打倒政敌,根本不需要法律程序,哪怕政敌名义上是国家主席,哪怕政敌是写入党章的继承人。

 

人类发展历史上,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裁政体。古希腊数百个城邦,只有雅典一个城邦实行民主,而且还不是一开始就是民主。即使在雅典实行民主之后,也被其他城邦作为一个失败混乱的反面教材来宣传。雅典历史家THUCYDIDES(读作“修习底底斯”,写伯罗奔尼撒战争的那位)就说过,雅典民主总是从一个危机到一个更大的危机。所以,民主从古至今名声都不是很好。但是,雅典实行民主之后,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城邦迅速发展到古希腊最繁荣最富饶的城邦,而且成功地打败了两次横跨欧亚非三大州的波斯帝国的入侵。更有甚者,雅典的30年黄金时期在科学,哲学,文学方面的成就和对世界文明发展的贡献,竟然远远超过号称拥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文明对世界文明的贡献,这个不能说是一个偶然。

 

其实,共产党一开始并不是没有做过民主的常识。前苏联在1921年搞过一次全国普选,一人一票。列宁同志踌躇满志,以为一定能拿到议会(俄语叫杜马)的大多数席位。毕竟,布尔什维克的意思就是“多数派”。 列宁的共产党,以及共产党的盟友左翼农社党,在城市和近郊有很大优势。列宁的算盘是,共产党夺取城市绝大多数席位,左翼农社党跟右翼农社党(共产党的反对党)在农村打个平手。这样左翼联盟就能在全国选举经过正常民主程序取胜。结果,选举大大出乎列宁的预料。共产党1917年就夺权,经过几年的全国宣传,本来自以为稳操胜券,在城市虽然取得多数选票,但是在农村惨败给了右翼农社党。而共产党的盟友左翼农社党根本就没有得多少选票,可以忽略不计。俄国当时是农村人口多于城市人口,所以总的结果是共产党联盟输给了右翼农社党。列宁气急败坏,在全国议会召开的当天宣布选举无效,解散新选出来的议会。列宁的理由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共产党本身就是最民主的,因为无产阶级在人数上远远超过剥削阶级。 所以,共产党这个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当政就是无产阶级当政。全国普选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从此之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再也没有搞过一人一票的全国普选。共产党统治高层变成了一个独裁集团,名叫政治局。